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您的位置: 首页 >> 留学新闻 >> 留学生活论坛
我的菲律宾生活点滴记录四
2006年03月16日 天涯社区 【打印本稿】 【专家在线咨询】 【进入中国留学论坛】 【关闭

  前途不算很光明,可道路却太过曲折了,耐着极大的性子好不容易熬到预定日期,我去大使馆拿签证时又出了问题,签证官本着负责的态度把我拒了,因为我对自己太不负责了,事先没做过任何与之相关的准备,在英语面前,我像个白痴,问我什么一律用茫然的眼神回答。只好无奈地通知我:你被拒签了。还好给了我一次机会,让下星期后再来。那一个星期尤其的漫长,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最黑暗的,我倒不是等不及,一年都这么过来了,只是冥冥之中有种不祥的预感时刻侵扰着我。长时间的压抑使我有一些神经质,稍有风吹草动,就宛若惊弓之鸟,格外的敏感。

  事实证明当时的担心有些多余,经过简单的培训,一个星期后,再次面对签证官,我从容了许多,不再茫然而是故作镇静,问了几个通常都会问的问题,一星期就干这个了,一般他会怎么问,一般我该怎么答,这些我都是熟读在心的,勉强应付过来。又问了几个通常不问的问题,我也念念有词,不想有空白存在,尽管有时候答非所问。一切无惊无险,签证就顺利到手了。毕竟是小国家,摆不了多大的架子,只要你能蹦出几串单词,一般情况下都不会为难你。再说了,英语要是好,去你那干吗?

  可恶的是中介,一切都打点好了,却才告诉我们,来了以后还得交这边两千美金,之前已经给了他一千多。因为还有些细节上的问题没有解决,父亲怒气冲天却没有发作,事已至此,半年多了已然劳人伤财就准备在这棵树上吊死,手续通通办好,后路通通断绝,再抽身已没有可能了,大局为重,其中的是非利害父亲英明,中介也明白,所以有恃无恐,但确实是一种欺诈行为。如此的重利轻言,让人不得不怀疑,中介的可信度也大打折扣。感觉自己真成了商品,由着他们倒卖,还没上学呢!就让他们这些一道二道贩子两头盘剥,至于学校那边还不定怎么下黑手呢!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只能忍气吞声了。他早说未必就不来了,也未必就改道去了俄国。

  因为我留学的事情,去过石家庄很多次,每次我们去,中介的那位教授都嚷嚷着要做东,尽什么地主之谊,话说得漂亮,就是落实不到行动上,结果是东是他做了,菜也他点了,可最后是我们掏钱结账。可气的是还借花献佛卖弄人情招呼了一大堆一点都不沾边乱七八糟的人,亲戚朋友同事客户,甚至他们家小保姆。去北京拿签证的时候,又顺了一侄女,以庆祝我顺利拿到签证为由,提议要去一趟八达岭,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可庆祝的,别人都一次通过,因我无能多费了一番周折,已经够他妈倒霉的了,再说这也是他份内之事。于是托故不去,可难却他的老脸还是在颐和园里绕了一圈。本来是花钱办事,又不是求人托关系,用不着那么客气当那冤大头,无非是想事情办的更顺溜一些,也看着他是一知识分子,有身份有地位,谁料到长了一副市井小人的嘴脸,息事宁人不愿意和他斤斤计较,心里却非常鄙夷。

  等一切必须的东西都到手了,机票也定了,就剩下回家收拾东西处理后事了,浮躁了一年的心情才慢慢安定下来,家里把所有的流动资产都兑换成美金让我带走,十几年的积蓄荡然无存,这些都是家里和我讲的,目的是为了勉励我的学习和节省,或者是为了让我有适当的压力。有夸大的嫌疑,但和事实也相差不远,父母在培养子女方面,总是不遗余力的,家里的情况我虽然不能说知根知底,但略有了解。更重要的是:我还有一个不懂事的亲弟弟。于情于理我得想着他,做人不应该太自私,所以走的时候并不是很轻松。

  我一直是家里的不稳定因素,由于担心夜长梦多节外生枝,所以父母像送瘟神一样急于把我送走,我也在家呆的有些怕了也同样急于脱身。定的是最早的航班,时间紧迫,来不及仔细收拾,有国民党溃逃台湾时的慌乱,亲朋好友也大都不能当面一一道别。就这样连夜起程一路杀到北京,晚上住在顺义,因为那里离机场近一些。第二天的飞机,当晚父亲给我做最后一次的思想工作,和风细雨般的语重心长,我也没有和往常一样表现出不耐烦,仔细聆听着那些万变不离学习的教诲。母亲做的比较具体,把钱死死地缝在我穿的西服的暗兜里,然后叮嘱我一定要多加小心,这让我想起了孟郊的《慈母吟》,原先一直不理解孟郊他妈为什么直到临行才密密缝,直到那天晚上才有点恍然,谅必也是往他衣服里藏银子。我们家有点特别,我们家人的关系也不是很和谐,所以我一般很少恋家,对家的概念很淡薄,可能因为身心在那里禁锢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感觉有时候甚至是厌恶,可那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父母产生了从未有过的眷恋之情。
  为了让我无牵无挂的走,女朋友也及时和我分手了,让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为了一份未知的感情浪费三年时间确实难为她了,我也确实有点强人所难。现在可以理解但当时不能,尤其是那种特殊的情形之下,极度的空虚无聊,爱情是唯一感性的事物,女朋友是唯一接触的外界,依赖性很强,而且我也一直源源不断的付出。高考的那记闷棍刚缓过神来,爱情又是当头一击,让人难以容忍的背叛。我也没骨气,没有顺势与之彻底决裂,而是想方设法地挽回,一点都不潇洒,也可能是我太爱她了,可百般的抢救都无济于事,只能宣布这段感情已经死亡,那时好像已经有人在关心她了。让我很被动,变质的爱情通常让很多人也变的愚蠢。我没指望她能学王宝钗,可以苦守寒窑十八年,但我真的希望她能等等我。

  其实她没有错,是我太自私了。她做过的事从前我也做过,就当遭报应了,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而且女孩也挺可怜的,她也是真心真意的对我,但是时间和距离可以扼杀一切,有些东西是我们无法左右不能抗拒的,她比我现实,而且女孩子要脆弱一些,因此我特别遗憾地失去了一份真挚的感情,投入太多的东西,所以我走的时候特别伤感,甚至我都想放弃出国,为了爱情。

  失恋就像小孩出水痘,出过一次就终生免疫,悟性差的多经历几次也就豁然开朗了,爱情就像鲁迅眼里的东京,也无非就是那样。现在条件好多了,却也不想再随意去碰那些花花草草了,一则来这里已经很浪费了,再触及感情那就太奢侈了,我于心不忍,应该体恤家里;二则都来自五湖四海,流动人口,将来难免四面八方,况且什么都没有定性,既不安全也不现实;三则确实没有合适的,这是最重要的,客观因素总是能决定主观意识,天长日久也就断了这门心思。日子太过于平淡了,一直没有激情,所以偶尔把旧事翻出来回味,颇有南唐后主不堪愁苦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意境,我有时还是很怀念她,也能念起她的种种好处,就像是已经咽下嘴的食物,舔舔牙齿还是能感觉到它的余香,幻想它曾经存在的味道。

  前途所逼,环境所迫,社会所不容,就这样轻轻地我走了。父母在,不该远游的。在外面这么久了,我才意识到这一点。

  出来后才发现,接触的任何美好的事物都未必都是真的,有时候自己也得虚假的面对,做许多不得已的事,说许多不由衷的话,我们生活在一个相对虚伪的世界里。有时候我们容忍,迁就甚至是牺牲,对待我想要认真对待的人,可往往得到的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多,于是我们委屈,抱怨,甚至是怀恨。这时候除了检讨自己,就应该多想想我们的父母。世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双亲俱在,我认为,谁都无法漠视这种幸福,只有在他们面前,才能够表达真实。也只有他们,才是永远的包容和无私。我们忽视是因为它离我们太近了,错误地理解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往往更看重朋友和爱情,可朋友有时候会淡忘,情人有时候会背叛,只有父母是永远不会遗弃你的,即使你像荒野中流离的野狗一样悲惨凄凉。

  可我们回报了些什么呢?失望,愁苦,还是别的什么让他们心酸的东西,自责过吗?汗颜过吗?而我们现在正做些什么呢?不养儿不知父母恩,要真正体会他们的艰辛和不容易,除非我们也有一个和自己一样不争气的孩子,否则永远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我是看着自己长大的,也看着自己从一种无知走向另一种无知。

查阅 菲律宾 的更多新闻  如果你有留学问题请电话:400-600-2044
           奖学金申请                                  申请指南信息
           签证办理信息                                国外生活指南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